冻柠蜜的梦幻空间

Tuesday, December 30, 2008

不在乎

也许在一些朋友的眼里,
我是一个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,都可以无所谓的人。

在想,这种心态是否也是一种逃避的心态。

很多事情,当我不想去理,不想争取,又或是吃亏了的时候,
我就会告诉自己,算了,不要了,放弃了。

的确有些事情,我的确说算就算。
尤其钱方面,我不太在乎,也不太强求。
有多少,就用多少。
不会要求大富大贵,只要够用就好。

开始觉得,有些事情,明明算了,
也不一定做到。
posted by 冻柠蜜 at 8:40 AM 0 comments

左画

今晚又是一个明明很累,但又睡不着的夜晚。
玩着手机,没有简讯可以发。
播放手机内的音乐,my love will get you home这首歌,听着听着,想阿姨,哭了。

想到阿姨的生日很快就到了,出事那天和过世那天的日期也渐渐逼近。

上一次想阿姨想得哭起来,只是上两个星期的事情。

那天,我上“内在小孩”的课。
老师叫我们问自己内在小孩最害怕的事情。
然后用左手画出来。
开始的时候,我画的是医生看病的情景。
画着、画着,我画了穿着护士制服的阿姨。
穿着护士制服的阿姨,在我脑海里依然那么清晰。
我边画,边擦眼泪。
到后来,我画不下去了。
我举起手,老师走过来。
我才刚要告诉老师,我画的是阿姨,我很想她。
我就哭得说不出话了。
老师抱着我,我就这样在近50人面前哭不成声。

我把画收了起来,到现在,我都不敢再拿出来。
我怕,一看到就会哭。
posted by 冻柠蜜 at 8:28 AM 0 comments

Friday, December 19, 2008

被骗啊!呜....呜....(1)

上个星期四,雪州公共假期。
于是,我和儿子娘就跑去应征兼职资料输入的工作。
儿子娘想多赚一些钱。
而我则是时间太多,想说做些兼职赚些额外收入。
儿子娘和两间公司约了应征时间。

我俩搭轻快铁到茨厂街,先到邻近老虎银行隔壁大楼那间应征。
这间在10楼公司的名字好像叫做什么info network。
进去之后,柜台小姐就叫了分表格给我们填。
这表格就是典型面试时要填写的表格。

反正来了,就填吧。
填毕,把表格交回给他们。

不久,一位名叫balqis的年轻马来妹叫我俩到房间里面试。
她跟我们说,公司会提供pendrive或cd等必需品。
把assignment输入后就存档在pendrive或cd里面就好了。
她还拿了一份文件,向我们解释资料输入的工作是怎样的。
她的客户会在hardcopy上hilight需要修改的地方,然后我们在softcopy上修改就可以了。

至于工资方面,每次的assignment必须在一个星期里完成。
每次给50页的文件,一页RM9。所以一个星期可赚取RM450。

她还说,如果我们接受这工作,必须交付Rm179的deposit。
为什么要付钱?
她说,因为这些文件都是P&C,以免我们遗失这些文件的protection。
然后如果我们打错字,则每个字扣RM0.05。
当我们决定不要再继续这工作的时候,她会将扣除后所剩下的钱refund给我们。

我们没有当场给钱,因为我俩身上都没有那么多钱。
于是我们告诉她,等我们考虑一些再告诉我们的决定。
posted by 冻柠蜜 at 3:51 PM 1 comments

Tuesday, December 09, 2008

谎言

谎言,相信每个人都说过。
无论是善意或恶意的谎言,应该也没有什么不曾说过。

可是,又有多少人能够接受自己是被骗的哪一位?

我发现,自己就是这种人。
如果要对我说谎的话,请永远不要让我知道。

可是要不让我知道也不容易。
不知是直觉特别准还是怎样,
只要人家对我说谎,我很容易就发现。
甚至是马上就感觉到。

即使我不去拆穿谎言,我还是会很失望。
posted by 冻柠蜜 at 5:20 AM 0 comments

Monday, December 08, 2008

最憎恨的事

上周五下午,很难得地和一位很久没见面的朋友一起去看电影 - Quarantine。
是一部惊悚、紧张刺激的影片。

可是很不幸,坐在我旁边的两位女生很令人讨厌。

几乎影片播放多久,她们就交谈多久。

一个小时之后,我受不了了!这是我看电影的禁忌。
如果喜欢边看电影边说话的话,麻烦各位大哥大姐们在自己家里看,不要在电影院里面干扰他人!

忍无可忍,我把脸向右转,“嘘”了她们。
但是我在“嘘”她们之际,影片发出一声很大声的声效。

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听到我的“嘘”声。
我只“感觉”到,我右边的这个女生把头更靠向右边。

可是,谈话不曾间断。

我又再次忍了一阵子。

我只有两个选择: 一)逃离现场; 二)再次“提醒”这两个人
我付钱看电影,不想浪费钱。于是选择的第二项。

我转过去,对右边的女生说“请停止交谈!”
她竟然回问我“你听得到我们的声音?”
我快被气死了!如果听不到,就不会叫你们收声啦!
于是,我语气很重的回答“YES!”

从此她俩就没有再发出过任何声音了。
真不明白这些在电影院里干扰他人的人,脑袋里到底是装什么的?
怎么这一点社交礼仪或道德都不懂?
posted by 冻柠蜜 at 4:38 PM 0 comments

Monday, December 01, 2008

破产

今天,买了一张飞去伦敦的机票。
不过,不是我要去的。
是买给我妈去的。

她吵要去英国探望大姨和大表哥很久了。
虽然说是廉价航空,但是也不便宜,刷了我RM2500。
银行存款大出血!几乎是我一个月的薪金。: (

尽管大出血,但是这个钱是省不了的。

我不希望,有一天我会后悔不曾让她去这一趟。

我每次和妈讲话,都会变成吵架。
这一次帮她买机票也免不了。

她吵要去了那么就,现在要帮她买机票,她却说要看那个时间有没有其他节日。
她又没有在工作,我买了机票,你就去啊。
要找到比较便宜的机票,不容易咧。

之前也是这样。
一直叫我到政府医院预约做检查。
终于帮她在政府医院做了预约做检查。
她却问可不可以改时间,因为她要去别的地方。
结果又被我骂了。
你以为政府医院那么容易预约,预约了又叫我去改。
政府医院不是我开的。

做事要看看什么事情重要,什么事情能改嘛!
posted by 冻柠蜜 at 6:15 AM 1 comments